王晶篇章,似笑非笑的孩童感

汤唯的妆化得非常好,从开始到最后,都给人非常颓败、憔悴的感觉,但是她的脸,虽然灰暗,却有着似笑非笑的孩童感。特别是她和勋在旅馆里亲热的时候,本来是件很成人的事,但是她脸上的神情,却很奇怪,像个孩子一样。

        不久前跑到电影院想看上映的《晚秋》,结果工作人员回答三个字:“下档了。”小郁闷,回家。网络上出完整视频后,上网看完。
     女主角安娜,被丈夫毒打,错手杀夫而入狱。七年后,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且要回家参加母亲的葬礼,她获得三天假释。
     扮演安娜的汤唯,因为《晚秋》这部电影,有了第一次“坐牢”的体验。在美国西雅图的女子监狱,重重铁门内,一件大约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安娜就是被这样封闭在里面7年。汤唯谈起这次体验的时候,说:“我请工作人员让我一个人呆会儿。目送他出去,看着铁门一道又一道关上,发出“嘭”的响声。光亮渐渐暗了,坐在床上,一秒一秒的流逝都能数出来,无端的心里就开始慌了。”这一趟,汤唯留了两个小时,直到监狱工作人员请她离开。从牢房出来,汤唯看到眼前的一片大草坪,还有花开着。她说此情此景突然让她觉得很荒谬,恍若隔世。
     汤唯把这种体验带到了角色里。走出监狱的安娜,穿着旧风衣,面无表情,带着一种淡漠,一点僵硬,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只用眼睛和世界交流。影片里的场景也都是一片灰蒙蒙。
在前往西雅图的大巴车上,安娜邂逅男主角勋。勋上车补票,没带够钱,向安娜借,两人因此结识。勋把自己的手表交给安娜,说是把钱还给安娜的时候再拿回手表。
    安娜的神秘和淡然吸引着勋。勋跟安娜说话的时候带着他的牛郎职业的那份轻佻,而安娜照样面无表情,不多搭理。
到西雅图,两个人分别之前,勋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安娜,以便还钱的时候联络。
     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安娜也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温暖。母亲才刚去世,安娜的哥哥因为缺钱就把母亲的房子卖掉,拿着卖房子的协议书要安娜签字。哥哥把母亲墓碑上的生辰刻错了,之后百般辩解说自己不是故意的,还说忙着房子的事情。姐姐骂道:“妈妈的事儿重要还是你房子的事儿重要?”家里其他人或指责,或埋怨,争执不休。安娜眼里看着,一言不发,自己出了屋子。
     “世态炎凉”四个字,不足以诠释全部的感受,不足以表达安娜无言的状态里头的全部。
     出了屋子,看到一只猫,安娜嘴里一边模仿猫叫,一边蹲下身抚摸猫咪。这算影片里这个冰冷的女子第一次的可爱和温情的场面。几十年的亲人又如何,比不上猫咪的温暖。
     追着猫咪的安娜,遇到了哥哥的好友王晶。这个人看着安娜长大,重逢的时候还亲昵的捏了一下安娜的脸。但两个人之间隔着距离,王晶说:“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安娜淡然注视他,回答:“不过在我这里就没什么事发生了”。王晶略带愧疚地慢慢说:“那天,我本来想再回去那里。可是已经—”安娜直接打断说:“都过去了。”
    刚看这段就知道两人间一定有故事,只是不知道真相是怎样。看到影片的后部分才知道。
    漫步街头,看着商店橱窗的时装,安娜被打动了。脱下旧风衣,买了新衣,还戴上耳环。即使关在监狱,女孩子爱美的天性还是渗透在血液里。出了服装店,本以为一身新的行头可以转换心境,谁承想,监狱打来的监控电话瞬间就让安娜回到冰冷的现实。
    沉默片刻,她换回原来的装扮。在车票的售票窗口,安娜两次到工作人员面前,又两次转身离开。徘徊迷茫中,一个人坐着发呆,安娜又一次遇到了勋。勋陪着安娜在西雅图游玩,乘观光巴士,坐碰碰车,听安娜用中文说自己的过去。勋不懂中文,只是静静听安娜说,并且用自己仅知道的两个中文词“好”,“坏”时不时回应安娜。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勋透过安娜讲述时的神情和感觉就仿佛懂得她的全部。
    安娜曾经深爱哥哥的好友,有一天,那个人突然离开安娜,音信全无,于是安娜嫁给另一个人,刚开始以为是个好人,结果后来发现是个疑心重,还施行家暴的男人,过着悲惨的日子。某天,安娜的初恋男友又回来了,说要安娜跟他走。安娜的丈夫知道了这件事,说要杀了安娜,那天早上,安娜的丈夫把安娜打得昏死过去。于是后来被逼到崩溃边缘的安娜才错手杀掉了丈夫。
    看到这里,回头联想到安娜和王晶重逢的那个场面,突然明白所有微妙表情背后的含义。这位王晶就是安娜描述的那个初恋男友。他先是不辞而别,再来纠缠不清,安娜出事之后又临阵脱逃不闻不问,重逢的时候他早已另娶女人为妻,还来假意关怀、刻意辩解。设身处地假设安娜会有什么反应,才明白她的那种淡漠就是正解。冷嘲热讽?不必了。一个耳光?犯不着。一顿臭骂?何苦来。翻来覆去,都是“没必要,不值得”。最后,全部化为淡然的注视,再说什么,再做什么,都嫌多余。
    西雅图一日游结束的时候,安娜拥抱了勋,她的感动和感谢又是无言的。多年的玩伴、还是初恋男友的王晶又怎样,还不是薄情寡义;即使仅有几面之缘的勋又怎样,他给了安娜真诚的关心和照顾。这一前一后,安娜的感受全部化为无言。
    影片转到安娜母亲的葬礼。勋带着花束出现在葬礼上,安娜看到他,一瞬间,又是千般感受杂糅在她看似淡然的脸上。勋的这个举动,让她知道大厅里头那么多人里,只有这个男人是真诚地关心着她,为了她而来。
    葬礼刚结束,大家吃饭的时候,哥哥和姐姐又马上开始争论怎么分妈妈的餐馆的问题。“世态炎凉”四个字飞快的又在我脑海里飘过去一次。安娜还是一言不发的离座,走到勋的身边坐下,向勋道谢。王晶夫妇俩人也在安娜和勋旁边坐下。这是怎样的场面!王晶的妻子对安娜和王晶的过往纠葛毫不知情。安娜的家人对外隐瞒安娜入狱的事实,宣称安娜是回了中国。勋知道安娜的经历,对王晶和安娜的关系一观察就明白了八九分。王晶的妻子问起安娜回国的情况。勋就说安娜是和自己一起开餐馆,还说两人就要结婚,帮助安娜遮掩过去。
    安娜和王晶的妻子离席以后,王晶摆出邻家大哥的派头,警告勋不要玩弄安娜,不要逢场作戏。“做贼的喊抓贼”一句话从我脑海里闪过。勋回答一句:“你能让她笑吗?”王晶动手,勋摔倒,王晶虚假地摆出笑脸,连连向周围惊动的人道歉说“没事没事,对不起对不起。”随即问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从安娜身上得到什么?注意你的风度。”看到这儿,我脑海中只有两个字,“恶心”。勋回敬王晶道:“不需要笑。你的笑容让人讨厌。现在开始,你再笑,我会杀了你。”这一骂,痛快,何其解气。
    然后两个人大打出手,安娜赶来制止两人,质问勋:“你在干什么?”盛怒之下的勋仍然没有忘记顾全安娜的脸面,撒谎说,王晶用了他的叉子,还不道歉。安娜看看两人,明白了真相,旋即接过勋的话头,大声问王晶为什么用勋的叉子,就算无心也应该道歉,最后猛推王晶一把,自己蹲下,痛哭失声。这一哭,把心头积怨一下子发泄出来。
    葬礼事件过后,勋和安娜各自都明白自己对于对方的感情。回监狱的日子到了,勋给安娜送行,两人相视对方时都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安娜独自乘大巴离开,上车后四处寻找勋的身影,勋站在车窗外,像孩子一样笑着连连挥手,刚转身走开,旋即又走回来再挥手。
车子开了,安娜熟睡,突然听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好。”睁开眼一看,勋坐在她的旁边。相视片刻,两人又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此般深情,何须多言。
    相处多年的家人又怎样,外表俊朗的初恋男友王晶又如何,都是同样的凉薄。萍水相逢的勋又如何,即使两个人只相处了三天,他所做的证明了他的真情,照亮了安娜灰暗的生活。
    勋,是安娜的那片灰蒙天空里出现的一抹暖色。

为什么电影版《晚秋》不好看? —— 那些个被省略掉的灵魂细节、那些个没塑造起来的人物形象(《王晶篇章》)

24500皇冠比分网,我不知道勋是在哪一刻爱上安娜的,我想安娜也许是在勋和王晶打架的时候爱上他的,但勋是什么时候爱上安娜的?作为一个情场老手?

在本系列的《安娜篇章》中,有几段描述了安娜和王晶的过去,为便于大家梳理两个的关系纠葛,我在此简要列举一下王晶在《安娜篇章》中的几次出现:

中国家庭的利益纷争被导演刻画得入木三分,母亲刚刚逝世,孩子们就迫不及待地分割财产,安娜的沉静与兄长姐姐的争论形成强烈对比。她像是个多余的人,隐形地为母亲料理后事。但是她出现在母亲的棺木旁,为母亲叠花,说些平常人对亡人不会说的话——我突然觉得她还是呆在牢里吧,可能会更自在些。

·勋带安娜去餐厅吃饭,勋说那天是自己的生日时,安娜触景伤情,回忆起了自己以往的生日场景:有母亲做的好吃的阳春面,在后来自己看到和大哥约翰在一起的王晶,并且深深迷恋上王晶之后,后来的一次生日安娜是在王晶的陪伴下度过的,王晶拗不过安娜只能带安娜去游乐园玩。那一天,安娜第一次吻了王晶,圆了她作为一个懵懂少女的梦想

在现实生活中,她没有姐姐的精明,也没有王晶妻子的试探和第六感,她不知所措,平时不鸣一语,却为一把叉子大吵大闹。我一直怀疑她是王晶的替罪羊,但是她没有说,好像分不清世俗中孰清孰重——她真不该呆在这里。

·和勋乘坐鸭子巴士时,安娜又想到了王晶,因为她一直很想要王晶带她坐鸭子巴士,但是王晶对这种新鲜事物从来没有兴趣,也就没有带安娜坐过

在幽灵隧道里,安娜用中文讲述她的故事,勋从她的面部表情分辨好与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场戏,语言不通,但是看神情交流气场,不需要理解,说出来只为说出来,听不懂也不会批判。

皇冠比分24500篮球,·在勋和安娜为游乐园出现的那对情侣配音的最后,安娜的回忆被勾起,起身朝幽灵集市狂奔而去,因为那时候王晶带她去过那里,并且还说要亲手抓幽灵给她看。当时沉浸在回忆中的安娜以为王晶还会在那里出现,所以像发了疯似的一路飞奔而去

最终他们只是接吻,却浪漫得无以复加,我想女性观众会更喜欢这部电影。

·王晶以前会给安娜买冰淇淋吃,然后数落安娜老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调皮的安娜会咬了一口冰淇淋后踮起脚尖给王晶一个“冰吻”。后来王晶没了音讯后,那个后来成为安娜丈夫的男人出现了,他陪伴着安娜,照顾安娜。有一次经过冰激凌摊位时,他为安娜买了冰淇淋,不料触到了安娜的痛处。

下面正式开始《王晶篇章》:

辜负安娜,迎娶豪门千金,而又对安娜无法忘怀的痛苦、纠结、自责、懦弱的王晶

·第六章 P089 —— P094 :此处对应电影中安娜和勋在幽灵集市聊天时
       “有一天,之前的那个人又回来了。” 安娜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说,要我跟他走。”
       尽管知道自己傻得可怜,可是安娜依旧忘不了当时自己的心情,那么激动、那么兴奋。
       她从超市买了东西回来,刚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嗨”。
……
皇冠手机比分24500,       他要她跟他走。
       经过了这么多年,原来她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
       原来不用像爱情电影里那么轰轰烈烈,他也可以让自己的一腔怨恨如此轻松地化解。纵然他曾经那样无情地抽身走掉,可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这番等待终究还是值得的,不是吗?

       安娜恨不能让时间就此停留,让王晶就这样在自己的身边永远凝固。

       生活眨眼间就变了模样,安娜变得快乐了起来。就连那个平时只觉得天花板低得压抑的家,也好像吹进了暖意融融的春风,让她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窥见了蓝天和白云。

       安娜开始认真地考虑王晶说的话,到底要不要和他走,离开这段只会带给她痛苦的婚姻,投入到真正渴求的爱情里去。

……

       “也不知怎么,我丈夫就知道了这件事。他疯了,想要把我和他都杀了。” 安娜冷冷地说道。

……

       安娜和王晶在门口相拥的事情,被邻居当成绯闻,不知怎么就传到了丈夫的耳中。

       丈夫真的像疯了一样,双目血红,他大声地质问安娜,到底是不是王晶来过这里,安娜到底是不是背叛了他。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安娜这几天的变化。她再不像先前那般冷漠,把自己封闭起来。她脸上的笑脸明显多了,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 —— 那个他与她初识的时候。只可惜,她的改变却不是因为他!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呀,说你想跟他一起远走高飞,说你恨不能现在就走!说呀,说呀!” 丈夫的拳头像雨点似的落在安娜的身上,安娜则紧紧地咬住下唇,任凭他如何责问,都不发一言。

       尽管身上的疼痛让安娜又惊又怕,但是内心里却始终回响着王晶的声音,“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安娜紧紧地咬着牙关,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是值得的,等噩梦醒来,她一定能过上她想要的生活,一定能!

……

       “那个早上,他把我打得昏死过去。” 安娜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她在误杀她丈夫的同时,自己也被丈夫打得昏死过去。

       自己都做了什么,是怎么做的,安娜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跑,带着满身的伤痕慌不择路地跑。

(安娜遭遇了丈夫多次家暴,最后一次家暴是在她和王晶见面的消息被丈夫得知后。安娜误杀了丈夫,这才有了影片开头满脸淤青的安娜慌乱奔跑的一幕,这个情节居然在后面也没有作任何交代,让我很诧异)

·第八章 P146 —— 176 :对应电影中勋出现在安娜母亲灵堂时

  除了安娜结婚后的那段日子外,安娜周围的朋友王晶都认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很显然他并不是跟安娜认识很久的人,可是,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跟安娜又是什么关系?王晶的心里袭上一种莫名的不安,混合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恼火,无比复杂地堵在他的胸口。

  他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吸气,呼气,可是怎么也无法把淤积在胸口的沉重平息下去。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葬礼过后在餐厅就餐聊天时,王晶回忆起了以前那个迷恋着自己的安娜)

  “安娜,你已经是个大人了,我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对你。” 王晶耐心地解释。

  “既然知道我是大人,就别像对小孩子那样对我。” 安娜揽住了王晶的脖子。

  甜美的气息让王晶晕眩起来,在没有沉迷之前,他用力推开安娜,板起脸呵斥道:“安娜,我告诉过你不要胡闹。”

  “我不是在胡闹。” 花样年华,情窦初开,怎能容忍他人质疑她的爱?安娜的眼睛里满是怒意,大声道:“你不相信我爱你?”

  “我不信。” 王晶努力让自己剧烈跳动的心平静下去,依旧用兄长的口吻对安娜说,“安娜,你太年轻,不懂爱情。我不想你这样任性妄为……”

  “你也不相信我肯为你去死?” 安娜根本就没有耐心听王晶的长篇大论,她眯起眼睛,微侧着头看王晶。

  “我不信。” 王晶回答。

  “好。” 安娜跳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精巧的水果刀,照着自己的手腕便划了下去。

  鲜血眨眼间流出来,在那纤细的手腕上如此触目惊心。王晶吓坏了,他急忙奔过去拉住安娜,生气地大吼:“安娜,你疯了吗?你在干什么?”

  比想象中的更疼,但是这倔强的少女却目光坚定地看着他,轻声地问:“这回你相信了吗?”

  “我信了,我信了,我信了。” 王晶反反复复地说着,声音焦急而恐惧,他紧紧地拥着安娜,眼泪突然间滑落下来,一滴滴落在安娜的身上。那一刻王晶简直分辨不清自己到底是甜蜜,还是心疼。

  “你信了就好。” 明明流了那么多血,可是这傻丫头居然还笑得出来!

  “你怎么这么傻?” 经过了那么多年,王晶依旧想对安娜说这句话。

  也许这就是安娜的宿命,爱上他,只会给她带来疼痛和悲伤。而安娜的爱却是那么沉重,注定王晶无法背负。

  懦弱如他,胆小如他,怎么又资格得到安娜的爱?

……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给王晶安排了一次相亲。对方是个富商的独生女儿,家境富有,在当地颇有势力。

  第一次见面,女方就明确表示了愿意与他有所发展。可是说到发展,安宁那的身影却又出现在了眼前。

  不可否认,眼前的女人既没有安娜的美丽,也没有安娜的聪明。更重要的是,她永远不可能像安娜那样,用迷恋、信任和仰慕的目光来看着自己。这一切王晶都很清楚,可同时他也清楚一点,她能给他安娜没有的两样东西:钱和地位。

  王晶的家境并不富裕,在异国华人想要打拼出一片天下极为不易,而他已经大学毕业,却还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如果有了这个女人,那么王晶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他可能少奋斗几年,甚至是几十年。

  而安娜,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对于安娜而言,看一场电影显然要比吃一顿饱饭更让她开心,而在面包和爱情哪样更重要的问题上,她的答案永远都是爱情,而不是面包。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可能在未来的路上一直这样深爱他吗?

  是与天真无邪的年轻女友白手起家,还是与可以带给自己光明前程的女人成家立业?王晶不是小孩子,他很清楚对他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他毅然决然从安娜的世界里消失了。

……

(回忆完毕,回到现实)

  如今,这个少女的身边竟然有了另一个男人。她已经不再属于他了吗?王晶感觉到心里很疼,疼得他不知道该怎么把下面的话题继续下去。

……

  “我们快要结婚了。” 勋突然说道。

……

  王晶的脸色变得惨白。

……

  桌边只剩下了勋和王晶。看着王晶的妻子离开,勋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看起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你是谁?” 王晶面色阴沉,冷冷地问勋。

  “我和安娜在中国,我们有一家餐厅……” 勋轻车熟路地说着,仿佛在阐述事实。

  “够了,你到底是谁?”王晶已经不耐烦了,他怒视着勋,低声吼道,“你们以前就认识还是刚认识?”

王晶的眼神告诉勋,他这一次的谎话可是露了馅儿。尽管被戳穿了谎言,勋却没有一丁点儿不自在。他神色轻松地看着面色阴郁的王晶,仿佛根本不理解他为什么这样气氛。

  “算了,那不重要,”王晶愤愤地把自己的视线从勋的脸上移开,“总之你很讨厌!”

  看到那个该死的家伙脸上还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王晶不禁火大。看他的身材,看他的打扮,看他那张脸!王晶凭男人的直觉就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一个根本靠不住的花花公子。

  “不要玩弄安娜,她已经很悲惨了,不能再被你这种人玩弄。你听明白了吗?”王晶咬着牙,恶狠狠地警告勋,“不要逢场作戏!”

  自己一向珍视的女人,即便是自己这样痛苦地煎熬着也不敢去打扰的女人,凭什么他就有资格玩弄她的感情?对于安娜他了解多少?她的过去,她承受的痛苦,这个花花公子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为什么不可以?”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觉得挺好的,至少我可以让她笑。你能让她笑吗?”

  “你到底要说什么?”勋的话触到了王晶的痛处,他紧紧地攥着拳头,强忍住心头的怒火,沉声说道,“不了解安娜,就不要随便说。”

  “是,我是不了解她。”勋的脸上依旧是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我为什么要了解她?”

  “够了!”王晶拍案而起。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浪费时间,跟这种花花公子根本就没有必要废话。

  “还没结束呢。”勋突然间站起来,朝着王晶狠狠地挥了一拳。

  这一拳来得如此突然,让王晶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他迅速地转过身,用力地推开勋。勋向后跌去,撞到了餐桌上,餐桌上摆放的餐具哗啦啦落了一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聊天时王晶的回忆对于解释后来勋和王晶两人的激烈冲突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影片没有任何铺垫和介绍,以至于观众看到的只是勋莫名其妙的挑衅,然后两个人扭打起来)

——————————————————————————————

深爱着王晶却又始终无法走进王晶内心的悲情女人王晶妻子

·第八章P162——P168:在影片中追悼会后安娜和王晶同坐一桌吃饭时,王晶的妻子回想起了以下的往事
王晶的妻子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拥有除了美丽之外的所有东西——富有的家庭,显赫的出身,优越的生活。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她顺理成章而又有条不紊地沿着她的人生轨迹走着。到了恋爱的年龄,家里人便为她介绍了王晶。王晶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又是那么温和优雅,她毫不怀疑王晶可以给她幸福的生活。
也许一直生活在顺境中的人,从来就没有想过不幸福这件事情,痛苦离他们太远了。她和王晶像其他人一样恋爱,结婚,生活就像她所走过的二十几个年头一样平淡无奇。但是和王晶生活在一起之后,她隐约觉得王晶似乎并不像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人。慢慢地,她开始迷惑,她到底了不了解自己的丈夫——那个跟她一起生活着的男人。
他的沉默寡言其实只是因为他心不在焉,他对工作的热忱和专注也只不过是他不想太早回家。而且她发现王晶常常会站在窗前望着远方发呆,每当她喊他,他都会像从睡梦里猛然惊醒般转头看着自己。那种眼神是那么陌生和疏远,仿佛她从来就不是他最亲近的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丈夫还有什么隐瞒着自己吗?
还记得那天,是王晶升职的那天吧,公司为他开了欢庆派对,他回来得很晚,喝得醉醺醺的,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她跑过去扶他,他却突然抬起头,用一种近乎狂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看到王晶流露出这种神情,即便是在热恋中也没有。
“王晶?”她迷惑地张口,王晶却突然间拥住了她,疯狂地吻下去。这是她这一辈子所感受到的最狂野的吻,在此之前在两个人欢爱的时候,王晶好像也没有表示过多大的热情,她也从来没有多想过。她原本就不是一个会对事情产生疑问的人,反正一切就应该是这样的吧,她所要做的就是随遇而安。只是那天,宿醉的王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像火一样热情地燃烧时,她全身的血液却都冰冷了。
即便是再傻的女人也会明白,自己的丈夫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了,从恋爱到结婚,其实她爱上的不过是一个戴着面具的他。而那温和儒雅的面具后面,却是如此火热的心。只是为什么要把这颗心藏起来呢?难道是在给某个人保留着吗?为了那个人,把心深深地埋起来,不允许任何人触摸,是吗?
那一夜王晶像是一团火,把她紧紧地包围,而她却只是流着泪配合。平生第一次,她的心里有了疑虑。甚至开始怀疑她之前的人生,别人都羡慕她拥有的一切,可是就连这也不能成为获得幸福的筹码,多么讽刺。可是王晶既然不爱她,又为什么娶她呢?为什么?
一个月过去,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当她兴奋地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王晶的时候,却发现王晶不见了。
公司的人说他请了长假,公婆那边也没有看到他的人影,她的丈夫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她只能踉跄着跑到了王晶的好友约翰那里,哭着求他帮忙。约翰神色复杂,欲言又止。
“你知道他去哪儿了是不是?”她抓住约翰的袖子,焦急地问,“请你告诉王晶,我在家里等他,我和孩子都在家里等他!”
约翰深深地吸了口气,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整日以泪洗面,站在院子里等待着王晶。她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任何东西,所以根本不知道这种害怕失去的感觉是那么痛苦,那么让人难以承受,几乎要把她压垮。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直到有一天她因为血糖过低晕倒过去。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说她的体质原本就弱,加上这段时间几乎不吃不喝,导致血糖下降。在跌倒的时候腹部受到了撞击,孩子保不住了。
她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再次晕厥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看到了坐在她身边的王晶。
王晶像是经历了一次长途跋涉,满身的疲惫。他的胡子好像几天没刮,显得颓废无比,就连他看她的目光都没有了之前的温和。他整个人好像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别离开我,王晶,别离开我!”她扑到王晶的怀里,大声痛哭,仿佛要把她所有的委屈和难过都宣泄出来,“别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王晶就这样木然地任由妻子拥抱着自己,许久才淡淡地说出了一句话,“我,我不离开你。”
能哭出来的人其实是很幸运的,因为有些人只能咬着牙,让泪水无声地流进心里。
他从一开始就选错了,结果满盘皆输。所以他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把这个苦果吞下去,不管有多苦,他都要一个人承受。他不配拥有安娜,不配拥有幸福,他不配……
从那以后,王晶果真再也没有离开过妻子的身边。

虽然大病了一场,但是她的心情却好了起来。她终究没有问王晶那段时间都去了哪里,也没有再提起孩子的事情。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还像从前那样照顾着王晶。可是有些伤痕,即使是不想不看,也无法抹去它的存在,不是吗?

王晶回来半个月之后,他突然再次酒醉归来。
满身的酒气,满身的烟味儿,眼睛里泛着的是令人害怕的光芒。这样的王晶,她甚至连走近一步都不敢,只能站在那里惊恐地看着他。
“王晶,你怎么了?”她问他。
“怎么了?”王晶神色迷茫地抬头看着她,突然间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怎么了?怎么了?”
王晶像疯了一样哈哈大笑,跌跌撞撞地走进屋子里,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吓得她尖叫起来。
王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双手用力地捶打着地面。
“我为什么就这么失败,为什么!我到底还算不算是个男人,算不算!”王晶大声地咒骂着自己,手被茶杯的碎片划破,血流如注。
“王晶,你受伤了!”她跑过去拉王晶,王晶只是用蛮力捶打着地面,根本不顾手上的伤。
“王晶,你不能这样,你的手流血了。”她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鲜血已经滴在地板上了,明明伤的是王晶,为什么痛的却是她的心?
“不要再伤害自己了,王晶,我求你。”她痛哭着叫嚷。
“伤?”王晶仿佛回过了神,他看着自己的手,突然笑了出来,“这点儿伤算什么?比起她承受的,这点儿伤又算什么?”说着,他一把推开她,攥紧拳头重重地砸向地面。
“王晶!”她凄厉地喊出来,扑过头紧紧地抱住了他,“你要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也不要再折磨我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啊!”
“我想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王晶痛苦地拥住了她,把头埋在她的胸前。她就这样抱着他,任由他像个孩子似的抽泣。人都说在婚姻里,女人既要扮演妻子的角色,又要扮演母亲的角色。在这一刻她才深深地体会到,其实男人是很脆弱的,需要女人的保护。直到怀里的丈夫渐渐安静下去,她才轻轻地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
那让你痛苦的人是不会心疼你的,傻瓜。她在心里对王晶说。
幸而,那天过去,王晶便恢复了常态。她也再没有提起那件事情,所有发生的一切都被她深深地藏了起来,像王晶上次的失踪,像她为他所承受的痛苦。

日子日复一日地过着,他们像是习惯了彼此的亲人,虽然王晶醉酒时的激情再没有出现过,她却并不以为意。爱情迟早都要老去,只有平淡如水的生活才是永远,不是吗?
七年以来他们都生活得还算幸福,并且有了他们的孩子。她以为他们是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可是约翰母亲去世的噩耗传来以后,王晶再次变得心不在焉起来。她发现,他去约翰家里的次数增加了,回到家里也是心事重重。
他是为了约翰母亲的去世难过吗?可是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王晶站在窗前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偶尔孩子对他撒娇都会换来他的一通呵斥。王晶的表现让妻子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知道那一天,在约翰母亲家的后院,看到了和王晶站在一起的安娜,她的心猛地沉了下去。她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一定是这个女人!俺家就是这么多年来深深藏在王晶心里的女人。
原来,她竟然长得这样漂亮,年轻的身体窈窕迷人,那双眼睛更是明亮得根本藏不住心事。从那双眼睛里,王晶的妻子看到了一种可以被称为爱的东西。当他们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好像时光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王晶的眼睛里,有一种叫柔情的东西,虽然被他苦苦地压抑着,可是身为妻子的她完全可以体会得到。而王晶却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凝望过自己,从来没有。

明天继续写本系列最后一文,《玉子&Steven篇章》

爱情就像是蒲公英的种子,随风播撒到不知道谁和谁的中间。只是不是在初春遇上对方,已经晚秋了,一切还来不来得及?

本文由24500皇冠比分网发布于内地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王晶篇章,似笑非笑的孩童感

相关阅读